当前位置: 中国电子学会 > 专家讲坛 > 马化腾:移动互联来得太快 担心网络问题睡不着

马化腾:移动互联来得太快 担心网络问题睡不着

发布时间:2015-1-19 15:55:36

       11月19日下午消息,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今日在浙江乌镇开幕,大会为期三天,以“互联互通,共享共治”为主题。来自100多个国家的上千名政经领袖和互联网大佬将在此共议全球化背景下互联网发展和未来趋势。

       有人说,这个时代是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是移动数据流量的时代。今天下午,在浙江乌镇,包括马云、马化腾、孙正义、张朝阳、刘强东等众多大咖齐聚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移动互联网论坛,畅谈移动互联网技术发展趋势,畅想“流量时代”的市场与生活。

  在三四年前,互联网从PC端到移动端的转变非常迅速,当人们注意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时候,它早已不期而至。这一点,从腾讯的网络流量就可见一斑:短短的两三年的时间,PC端与移动端流量占总量的比例从原来的三七变成七三,甚至是二八到八二。

  “我们看到互联网行业过去从通讯领域再到零售领域,从电子商务,再到娱乐,比较天然地和互联网结合,打车都可以跟移动互联网挂上钩了。”马化腾认为这对整个行业是巨大考验,其中也蕴藏了很多新的商机。

  无论是QQ还是微信,在工作和生活中,这两款软件对很多人来说必不可少,从QQ软件8.2亿的日活跃帐户就可见一斑。至于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将何去何从,马化腾说,还是干“老本行”。

  “我们走了很多弯路,这一年我们发现我们最擅长的优势还是集中在通讯社交这个大平台领域。因为原来在PC的时候,通讯、社交仅仅是人们生活的一小部分,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方向,通讯社交大有可为。”在马化腾和腾讯看来,手机天生就是一个通讯工具,在一个天然的通讯工具上诞生的很多商业模式,有大量以通讯社交提供底层服务的机会。

  作为腾讯公司当家掌门人,当被问到是否有事情会让他晚上睡不着,他提到了互联网安全。“所有的网络连结在一起,一旦出现破坏,问题将是灾难性的。现在的预防措施是不到位的,我最担心的是出现一个我再怎么防也防不住的,一个灾难性的问题,不管是内容、设备,还是一些系统性的漏洞、安全。”马化腾说,他一直有相关方面的忧虑。


 

  以下为马化腾演讲实录:

  大家下午好,非常荣幸有这个机会和大家分享最近我们包括我本人以及行业的一些思考。因为腾讯做社交网络,对于我们来说连接是至关重要的。尤其是我讲的主题,移动互联网更加是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的连接,尤其是人和人之间的双向连接越来越重要,那么我想借此机会和大家谈一谈我的一些想法。
 

  腾讯发展到现在16年中,中国互联网大概是18年左右,全球的互联网也是20年出头,是个非常年轻的行业,今天的互联网可以说在中国成长得生机勃勃,其实上午的大会副总理还有我们的很多嘉宾也提到了中国的发展情况已经越来越迅猛。从全球来看十大互联网公司有4家是来自中国,包括最新上市的阿里巴巴还有京东,在一上市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全球的前十,也是非常令人瞩目的成绩。我们也看到互联网在三四年前,从PC到移动的转变是一个非常迅速的过程,我们从业人甚至不会觉得变化有这么快,直到看到它的拐点出现的时候,往往是半年、一年的时间一下子就跨过去了,到现在包括腾讯在内的很多的网络流量在短短的两三年的时间,可能从原来的三七变成七三,甚至是二八到八二的这样一个快速的转变,这是对我们行业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这里面其实也诞生了很多的新的商机。
 

  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从原来互联网的行业是大家认为新经济,到现在大家认为是和所有的各行各业传统行业都能够结合的情况。我们看到它过去从通讯领域再到零售领域,电子商务,再到娱乐,比较天然的和互联网结合,这一两年来我们看到原来根本不大见的像金融、交通很多生活服务类的衣食住行的东西,现在看到打车都可以跟移动互联网挂上钩了,而且像是快的、滴滴等很大市值的互联网企业也成长起来了。其实过去国内外中美的互联网公司往往是集中在几个少数的巨头手上,到现在看到很多种大型的企业在各个领域方面也开始蓬勃成长,并不局限在原来的社交网络、通讯、电商这几个传统的板块,我们看到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成长出比较大的这样一个行业的领军者。这是我看到一个很大的变化。
 

  对于腾讯,我们是在国内比较早盈利的,我们在2004年就盈利了,所以我们是到香港的主板上市。我们也因为很早地进行网络游戏,所以有比较多的利润。所以你看到我们过去其实走了一些弯路,或者说因为有了利润,我们发现太多机会了,我们很多领域都进去了,那你看到最近这半年、这一年我们有很大的变化,就是修身养性,我们回归本质,就是发现我们企业的最擅长的优势还是集中在通讯社交这个大平台领域。所以最近一年我们的战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做连接器。尤其在移动互联网我们看到新希望,因为原来在PC的时候你会发现很为难,就是通讯、社交仅仅是人们生活的一小部分,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方向,通讯社交大有可为,因为手机天生就是一个通讯工具,在一个天然的通讯工具上诞生的很多商业模式其实是有大量的是以通讯社交提供底层服务的机会诞生了,这在PC年代是没有的。PC年代打开浏览器就行了,但是在移动互联网我们有了人,有了它的连络人,他知道他的社交网络之后,其实很多底层大量的工作可以做,于是产生了一个新的重新的定位,就是做连接器。我们不仅希望把人连接起来,还要把服务和设备连接起来。我们看一下人,我们在PC年代,QQ到现在是有8.2亿的日活跃帐户,有150亿条每天的平均消息。在移动上手机QQ也进步很快,8.2亿中有5.42亿在手机上,100亿条超过三分之二是在移动上。大家可能感受到微信在一线城市的用户群体很多,但到二三四线到农村,其实QQ和移动QQ是非常常见的平台。

  第二个是服务,我们在微信首次创新性的引入了公众帐号和服务号的体系,这是过去在PC年代想象不到可以这么做的,通过这个服务号连接了很多服务的商家,包括媒体、自媒体人,甚至运营商的营业厅,甚至银行可以通过这个连接,没有网站,不需要网站甚至不需要APP就可以很轻易把人连接起来,而且很多的资讯,很多的服务可以很碎片化的转发、分享给一个人、一个群甚至给所有的人。在社交网络里可以快速的流转,这个完全不需要域名、网站,也不需要很复杂的东西,就可以产生这么神奇的效果,而且大家流通的很快,这个是过去几年前没有见过的情况,我们觉得这是连接服务的一个雏形,还有很多的情况可以演变,下一步正在尝试做连接的硬件,我们看到有一些例子。  

       微信有硬件平台,QQ有物联的解决方案,包括车载也和其他的合作伙伴提出wedrive的车联解决方案,这些都是早期的,而且还有很多东西在做,也不可能只有我们一家做得完,一定要其它的合作伙伴才能实现这个很伟大的想法。
 

  对腾讯来说,第二的原则就是开放,我们把很多非核心的业务全部给我们的合作伙伴做,我们跟他合作,所以我们的生态是更开放的生态,我们提供一些最底层的通讯的用户认证或者存储、分发的平台或者一些基于这个交易的支付平台,我们和很多垂直领域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
 

  三年多前很多家提出要开放,但回过头看腾讯的很多业务还是有一些初步的成绩,包括五百万的创业者,有很多的APP和服务在我们的平台里,我粗略估算一下整个合作伙伴的估值可以超过两千亿,也就是三四年前提出开放的时候,腾讯的市值这么大,基本上可以说我们算是再造了一个当时的腾讯。

  最后一页简单讲一下,基于连接,基于开放,这些合作伙伴主要是做什么的呢,如果是最简单的连接,那增值服务不够,对我们来说过去11年来,我们在一个领域,内容领域,尤其是网络游戏的领域我们自己扎根下去,看是怎么回事。Facebook是不做游戏,他是做连接,是卖广告给开发商,但是腾讯有点不同,腾讯走了一半,它有大量的外部的开发者,但是自己也尝试研发,自研游戏,因为只有这样才大概了解这个产业应该,这个生态应该做什么事情才更适合开发者。但是这个趋势其实也越来越开放,我们更多的内容不应该自己开发,而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去开发。这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因为知识产权的内容,在过去中国互联网发展18年来,从原来无论无序的,不注重知识产权的环境到现在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因为我知道张朝阳是一直在坚定的在鼓励这个行业要走向知识产权,要重视,不管从视频、音乐,我们都并肩作战,虽然说现在还没有完全解决问题,已经很明显在改善。只有这样整个商业模式才会成型,我们想从游戏再到文学、音乐、影视、动漫等等会构造一层交织的知识产权的生态,那么我想这个生态里面,不可能是一家甚至说只有少数几家可以包办一切,完全掌握整个生态,不可能。一定是一种开放的,共融的,有很多合作伙伴参与的,而且分多层次的这样一种新生态。腾讯希望把刚才连接器这样和开放的体系融入到未来的生态,因为刚才潘理事也讲了有几个挑战,其实就是指这些。孙正义先生也提到了未来超高速的计算能力,超高速的网络和存储空间用来做什么,一定是消费内容。消费越来越先进的,越来越可能高清、更丰富的、更智能的内容,它不可能一个计算器一直在算,一定要有内容消耗,一定要产生有价值的内容,也许那时候一个影视剧可能就是很少的人拍,然后让机器也构思一个情节去拍,但是这些都是创造内容,我们的目的是内容。但是有了内容和有了基础设施还要考虑它的商业模式以及不同的实体在这里面所处的位置,所以这就是我们在过去一两年一个新的想法和变化,谢谢大家。